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废后重生是颜控

                  第9章 花园,齐齐落水

                  废后重生是颜控 晋小七 2013 2019-03-10 21:36:40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名女子气度不凡,正是大小姐萧玉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智清大师虽然是方外之人,但是经常出入于公侯之家讲经说道,也听说了金陵城中的宁阳侯府中有一位学识修养俱佳、人?#24223;?#35980;绝艳的嫡出大小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见她一站出来,通身不沾凡尘的气质远远超于府内众人,不由得眼前一亮,便知道她应该便是那嫡出的长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萧玉茹这话解释的巧,推说是婢女的错,便没了萧瑾绣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寿诞当日送上手抄佛经,即便一时现在拿不出来,也有足够的时间去应对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智清大师身边的一个中年和尚不愿让场合难堪,双手合十,应和说:“阿弥陀佛,因缘际会功法自然,女施主所言有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智清大师觉得有蹊跷,将几卷?#23383;?#24403;作佛经,按理来说不会有人使这么拙劣的戏码,因为太容易被拆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他也不便追究,只好不提作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众人也?#24515;?#22865;的不提起这件事,先让方丈和高僧们诵经,祈求家宅平安祥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之后萧?#25103;?#20154;也没心思和方丈大师探讨佛道经义了,径?#34987;?#20102;自己所居住的德荣堂,然后又让丫鬟将一众儿媳孙女都叫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?#25103;?#20154;梳着并不复杂的祥云髻,穿着宝蓝色流云纹合寿字长袖袄,头上只斜插着一根赤金牡丹花簪,显得黑白发丝之间不那么单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她原本就出身于将门之家,如今怒目而视,不言自威,颇有几分让?#35828;?#39076;的寒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她扫视一圈,却没瞧见让自己生气的人,斥责的话便卡在喉咙里没能说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二夫人唐若萱知意,率先开口替?#25103;?#20154;问,“三姑娘呢,怎么不见她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话问的当然是大夫人周云英了,她的女儿出了错,自然该落一个“管教不严”之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周云英不慌不忙的回答说:“瑾儿这孩子年纪小做事情毛躁,弄混了佛经和?#23383;?#19981;说,还惹得?#25103;?#20154;不快,我已经罚她去跪祠堂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萧?#25103;?#20154;将儿媳孙女都召到德荣堂,自然是想?#26159;?#26970;刚才佛经变?#23383;?#30340;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真的是敢将?#23383;?#24403;作佛经糊弄,定然要严惩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大夫人早就预料到有这一出,所以提前让小女儿去跪祠堂,?#35753;?#20102;?#25103;蛉说某头#质?#24471;唐若萱会借题发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同时也等于一口咬定木盒里之所以装的是?#23383;劍?#26159;因为婢女弄混了,并不是萧瑾绣没抄佛经故意糊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下子把刚才尴尬的点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?#25103;?#20154;心里的怒气却没能发泄出来,面色更加不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这样的处理方?#35762;?#19981;圆满,因为萧瑾绣献上手抄的佛经,是一时心血来潮的突发奇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之前并未将此事告诉母?#23376;?#22992;姐,她们一时间自然没有应对的万全之策,所以只能采取“避”的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?#25103;?#20154;一边想要追究,一边却又无计可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唐若萱好不容易抓住长房一个漏洞,不愿意就这样轻易放过,刚想要说什么,却有个婢女?#34987;?#24908;的闯进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夫人,不……不好了……三小姐和五小姐在花园落水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半个时辰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萧易安一手捧着书卷,另一只手伸出去将窗户打开,感觉到暖暖的阳光照在自己的身上,她似乎连心情都好了几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她知道,今天值得高?#35828;?#20107;情肯定不止这一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正是智清大师来府内诵经祈福的日子,萧府上下早就传遍了消息,厨房也一早准备了上好的素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而迎接贵客这?#36136;?#24773;,向来都是嫡女们争相夺艳的场景,自然与她无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简单来讲,萧易安连出现的资格都没?#23567;?p>  她生母早逝,又不同于受宠的郑姨娘可以抚养自己的孩子,在庶女中的待遇也是最低的一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姐、小姐,我听前院的丫鬟说了件搞笑的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心月走进来,打断了她的思绪,欢快的声音宛如鸟儿轻啼,“三小姐在智清大师面前献上了自己手抄的佛经,没想到打开居然是一卷卷的?#23383;健?p>  萧易安嘴角轻抿,微微的发出笑意,但是神色却没有一点吃惊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心月自顾自的说,“这下子三小姐可是在众人面前出丑了,听说大夫人已经罚她跪祠堂了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别高?#35828;?#22826;早,萧瑾绣脾气暴躁冲动,可不会老老实实的跪在祠堂,恐怕现在已经往咱们这边儿来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萧易安将手中的书卷放下,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,眉目间平稳没有一丝忧虑,已经早有打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姐,真是冤枉死了,这事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啊?”心月皱着眉头,很是不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她随即?#22836;?#24212;过来,耷拉着眼眉,苦巴巴的说:“那些佛经……该不会是小姐您手抄的那些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萧易安眉毛一挑,带着几?#26234;纹?#30340;说,“不然嘞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心月闻言脸变得更苦了,萧易安连忙放下手中的书卷安慰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别害怕,她来找麻?#24120;?#21507;亏的只能是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话说的风轻云淡,若是往日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。但是萧易安现在眉间多了一种沉稳和信服力,让人不得不相信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尤其是眼睛里的坚定和认真,毫不掩饰的透露着自信,似乎将整个?#36136;?#37117;控制在手?#23567;?p>  心月从未见过这样的小姐,既陌生?#36136;?#24713;,但是又有一种想要永远都追随她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萧易安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我去外面走走,?#28982;?#33831;瑾绣来了,你直接说我在花园就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顿了一顿,又说:“其他的话不用多说,否则我担心她会动手打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萧瑾绣的脾气早就被母亲和长姐骄纵的不像样,而且向来?#19981;?#27450;凌弱小,真动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心月拽了拽她的衣袖,“小姐,要不我和你一起去花园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必,这件事有些危险,还是我来独自面对吧。况且这只是第一步棋,咱们以后要走的路还长着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萧易安眸子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,其中包含了太多未知的感情,犹如蕴藏了太多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指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