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尼羅河之傾世舞姬

                  第十二章 質問

                  尼羅河之傾世舞姬 夏繪薔薇 2012 2019-03-10 21:46:22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陳沙感覺頭發一疼,早已被人拽了起來。她努力掙扎,卻又掙扎不開,直到看見安蘇娜,她才意識到原來是得罪了這位側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你個沙沙,我還以為你有多么清白高潔,整天裝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,半夜里卻爬上了殿下的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沒有!”陳沙知道安蘇娜認定的事情是不可能改變的,可是沒做過的事情就是沒做過,哪怕是嚴刑拷打也絕對不能承認!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沒有?”安蘇娜瘋狂地看著沙沙,嫉妒的火在那雙本來美麗動人的眼睛中熊熊燃燒,幾乎要從里面冒出來!“那你昨天晚上在人,沒想到啊,居然比誰都有手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陳沙的臉色逐漸從委屈茫然變得清楚明朗,她看著安蘇娜,竟帶著一絲憐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陳沙雖然自己沒有什么感情經歷,但是女人的八卦天性倒是讓她看了不少情感故事,她清楚的很,一個女人若是想要一個男人的愛情,必須要從那個男人入手,從女人身上入手,根本沒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像安蘇娜這樣,一心癡戀著圖特摩斯,可人家圖特摩斯根本不在乎她,她再作天作地有什么用處?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側妃娘娘,奴婢冤枉啊!!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安蘇娜還沒把陳沙怎樣呢,就聽到陳沙這一聲宛如殺豬般的嚎叫聲,反倒把安蘇娜嚇了一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你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側妃娘娘可千萬別冤枉了奴婢的一番忠心啊!昨天王子殿下和奴婢沒有發生任何事情!奴婢不會做對不起側妃娘娘的事情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陳沙一臉真摯的表情,安蘇娜倒是還真有點信了三分。“那你怎么那么晚才從殿下的房間里出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因為,王子殿下近日有失眠的病癥,而奴婢的異國歌曲正巧有治療殿下失眠癥的特效,所以殿下才恩準奴婢進入寢殿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殿下什么時候有了失眠的病癥?”安蘇娜的腦筋一轉,目光瞬間變得冰冷,“莫非你是個來自異國的女巫?給殿下下了咒術,讓殿下失眠,好給你可乘之機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陳沙愣了愣,她還真沒想到這個側妃娘娘的思路竟是如此……清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奴婢冤枉啊!娘娘您想啊,如果我是女巫,我就給王子殿下下咒術,讓殿下只喜歡我一個人,豈不是更好?可是如今殿下只把我當成一個小小婢女,對我并不親近,更談何寵愛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萬一你法術低微,只會些將王子身體變得虛弱的法術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陳沙心里想著我比竇娥還冤啊。雖然您家王子明里暗里總想勾搭我,可我對他是真的沒什么意思啊!干嘛非要把我安上狐貍精的名頭?我到底哪里長得像狐貍精了啊大姐?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娘娘,首先,我現在對過往是一點記憶都沒有,哪怕我真是個女巫,我現在也絕不會法術,唯一殘留的記憶也是一些零零碎碎的歌曲舞蹈……娘娘,我想在我那個不了解的過去,想來就算不是婢女,也是個歌姬舞姬,想來也不過是他人的玩物罷了……”陳沙被逼無奈只能表現出一副鄙視自己過去的模樣,在安蘇娜這種人面前,除非地位卓然,要不該還真不適合和她來硬的,陳沙忍著內心的屈辱,爬到安蘇娜的腳下,向她重重磕頭:“是殿下和娘娘給了我第二次生命,殿下和娘娘就放佛我的再生父母一般!娘娘,您可千萬不能不要不信任奴婢啊,您不相信奴婢,奴婢死的心都有了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陳沙暗自佩服自己的演技……就這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演技,哪怕得不了影后也還是個實力派小花了吧?這演技可是硬生生磨出來的喲。唉,在這個時代活著簡直累死老娘了,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等等……咱們什么時候有了這么深的交情?”安蘇娜總覺得有點不對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陳沙只能繼續添把火:“娘娘,雖然別人都說我是王子殿下的救命恩人,可十年前的事我根本記不清了,在我看來,是王子殿下給了我新生,我心中敬佩王子,王子就是我心中的太陽神啊!哪里敢起勾引之意?而且,我看王子身邊已經有了娘娘這樣美貌至極堅貞不渝的伴侶,心中更無褻瀆之心,王子和娘娘,不僅是我的再生父母,更是我心中信仰的神明!是天造的一對地設的一雙啊!再也沒有比王子和娘娘更般配的夫妻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陳沙說的如此誠懇鄭重,安蘇娜也不禁覺得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,把一個如此忠心耿耿的女子給逼成了這樣,雖然面上還故作高傲,內心確是信了她。“我其實也沒多么懷疑你……你先站起來說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娘娘真的信任奴婢嗎?”陳沙想著做戲要做全了,一雙無辜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著安蘇娜,要多狗腿有多狗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是是,我信你了,你起來說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陳沙裝作一派歡喜的模樣,高興極了:“娘娘信奴婢就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安蘇娜吃完了飛醋,想起圖特摩斯的失眠癥,連忙把住陳沙的手腕,問:“沙沙,王子的病,嚴重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回娘娘,殿下只是近日憂思過重,才有了失眠的癥狀,還好并不是太嚴重,現在已經有所緩解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安蘇娜一想到自己居然把吃醋放在了圖特摩斯的身體狀況之前,覺得自己真是太過分了,陷入深深的自責中。轉念又想沙沙說王子近日憂思過重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那個女人!那個永遠驕傲永遠美貌驚人的女人!安蘇娜恨恨地想,就是那個女人和那個女人的母親害王子殿下落到今日地步!可是又覺得自己渺小無能,對那個女人總是恐懼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陳沙似笑非笑地看著安蘇娜,想到安蘇娜應該已經想到了“王子為什么憂思過重”這一層了。雖然并不覺得安蘇娜這種古代傻白甜能做什么驚天動地的事,但是,埋下一顆仇恨的種子,將來就多了一份對付那個公主的力量!

        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指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飞鱼九式第三式分解 李逵劈鱼手机版下载 福建时时倍投技巧 新腾讯分分彩人工计划 北京pk开奖直播手机版 广东11选5人工免费计划 88极速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时时系统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南粤风釆36选7走势图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飞鱼九式第三式分解 李逵劈鱼手机版下载 福建时时倍投技巧 新腾讯分分彩人工计划 北京pk开奖直播手机版 广东11选5人工免费计划 88极速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时时系统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南粤风釆36选7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