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尼罗河之倾世舞姬

                  第十二章 质问

                  尼罗河之倾世舞姬 夏绘蔷薇 2012 2019-03-10 21:46:22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陈沙感觉头发一疼,早已被人拽了起来。她努力挣扎,却又挣扎不开,直到看见安苏娜,她才意识到原来是得罪了这位侧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你个沙沙,我还以为你有多么清白高洁,整天装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,半夜里却爬上?#35828;?#19979;的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没有!”陈沙知道安苏娜认定的事情是不可能改变的,可是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,哪怕是严刑拷打也绝对不能承认!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没有?”安苏娜疯狂地看着沙沙,嫉妒的火在那双本来美丽动?#35828;?#30524;睛中熊熊燃烧,几乎要从里面冒出来!“那你昨天晚上在人,没想到啊,居然?#20154;?#37117;有手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陈沙的脸色逐渐从委屈茫然变得清楚明朗,她看着安苏娜,竟带着一丝怜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陈沙虽然自?#22909;?#26377;什么感情经历,但是女?#35828;?#20843;卦天性倒是让她看了不少情感故事,她清楚的很,一个女人若是想要一个男?#35828;?#29233;情,必须要从那个男人入手,从女人身上入手,根本没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像安苏娜这样,一心痴恋着图特摩斯,可人家图特摩斯根本不在乎她,她再作天作地有什么?#20040;Γ?p>  ?#23433;?#22915;娘娘,奴婢冤枉啊!!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安苏娜还没把陈沙怎样呢,就听到陈沙这一声宛如杀猪般的?#25335;?#22768;,反倒把安苏娜吓了一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你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?#23433;?#22915;娘娘可千万别冤枉了奴婢的一番忠心啊!昨天王子殿下和奴婢没有发生任?#38382;?#24773;!奴婢不会做对不起侧妃娘娘的事情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看着陈沙一脸真挚的表情,安苏娜倒是还真有点信了三分。“那你怎么那么晚才从殿下的房间里出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因为,王子殿下近日有失眠的病症,而奴婢的异国歌曲正巧有治疗殿下失眠症的特效,所以殿下才恩准奴婢进入寝殿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殿下什么时候有了失眠的病症?”安苏娜的?#36234;?#19968;转,目光瞬间变得冰冷,“莫非你是个来自异国的女巫?给殿下下了咒术,让殿下失眠,好给你可乘之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?#21834;?#38472;沙?#35835;?#24867;,她还真没想到这个侧妃娘娘的思路竟是如此……清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奴婢冤枉啊!娘娘您想啊,如果我是女巫,我就给王子殿下下咒术,让殿下只?#19981;?#25105;一个人,岂不是更好?可是如今殿下只把我当成一个小小婢女,对我并不亲近,更谈何宠爱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万一你法术低微,只会些将王?#30001;?#20307;变得虚弱的法术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?#21834;?#38472;沙心里想着我比窦娥还冤啊。虽然您家王子明里暗里总想?#21019;?#25105;,可我对他是真的没什么意?#21450;。?#24178;嘛非要把我安上狐狸精的名头?我到底哪里长得像狐狸精了啊大姐?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娘娘,首先,我现在对过往是一点记忆都没有,哪怕我真是个女巫,我现在也绝不会法术,唯一残留的记忆?#24425;?#19968;些零零碎碎的歌曲舞蹈……娘娘,我想在我那个不了解的过去,想来?#36864;?#19981;是婢女,?#24425;?#20010;歌姬舞姬,想来也不过是他?#35828;?#29609;物罢了……”陈沙被逼无奈只能表现出一副鄙视自己过去的模样,在安苏娜这种人面前,除非地位卓然,要不该还真不适合?#36864;?#26469;硬的,陈沙忍着内心的屈辱,爬到安苏娜的脚下,向她重重磕头:“是殿下和娘娘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殿下和娘娘?#22836;?#20315;我的再生?#25913;?#19968;般!娘娘,您可千万不能不要不信任奴婢啊,您不相信奴婢,奴婢死的心都有了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陈沙暗自佩服自己的演技……就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演技,哪怕得不了影后?#19981;?#26159;个实力派小花了吧?这演技可是硬生生磨出来的哟。唉,在这个时代活着简直累死?#22799;?#20102;,人生如戏全靠演?#21450;。?p>  “你等等……咱们什么时候有了这么深的交情?”安苏娜总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陈沙只能继续添把火:“娘娘,虽然别人都说我是王子殿下的?#35753;?#24681;人,可十年前的事我根本记不清了,在我看来,是王子殿下给了我新生,我心中敬佩王子,王子就是我心中的太阳神啊!哪里敢起勾引之意?而且,我看王?#30001;?#36793;已经有了娘娘这样美貌至极坚贞不渝的伴侣,心中更无亵渎之心,王子和娘娘,不仅是我的再生?#25913;福?#26356;是我心中信仰的神明!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啊!再也没有比王子和娘娘更般配的夫妻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看着陈沙说的如此诚恳郑重,安苏娜也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,把一个如此忠心耿耿的女子给逼成了这样,虽然面上还故作高傲,内心确是信了她。“我其实也没多么怀疑你……你先站起来说?#21834;!?p>  “娘娘真的信任奴婢吗?”陈沙想着做戏要做全了,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安苏娜,要多狗腿有多狗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是是,我信你了,你起来说?#21834;!?p>  陈沙装作一派?#26029;?#30340;模样,高?#24605;?#20102;:“娘娘信奴婢就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安苏娜吃完了飞醋,想起图特摩斯的失眠症,连忙把住陈沙的手腕,问:?#21543;?#27801;,王子的病,严重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回娘娘,殿下只是近日忧思过重,才有了失眠的症状,还好并不是太严重,现在已经有所缓解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?#34103;?#22909;,?#34103;?#22909;。”安苏娜一想到自己居然把吃醋放在了图特摩斯的身体状况之前,觉得自己真是太过分了,陷入深深的自责?#23567;?#36716;念又想沙沙说王子近日忧思过重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个女人!那个永远骄傲永远美貌惊?#35828;?#22899;人!安苏娜恨恨地想,就是那个女人和那个女?#35828;哪?#20146;害王子殿下落到今日地步!可是又觉得自?#22909;?#23567;无能,?#38405;?#20010;女人总是恐惧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陈沙似笑非笑地看着安苏娜,想到安苏娜应该已经想到了“王子为什么忧思过重”这一层了。虽然并不觉得安苏娜这种古代傻白甜能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,但是,埋下一颗仇恨的种子,将来就多了一份对付那个公主的力量!

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/a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